— 半吊子吃紙. —

一个沾染酒味的吻.

爱德华肯威,詹姆斯基德.(玛丽里德)
AO3上找粮被这对洗脑了的产物,好像LOFTER上没人写这对.发篇同人以表自己还活着.
注意:这是我三更半夜无聊写的,完工之后我都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看的时候按自己的思路理解就成.这是篇BG,想看搞基的您可以翻过我这篇了.仍愿意看的,祝您食用愉快.我爱您.
爱德华属于我,其他我都不要.

对于海盗们来说,在一次完美的劫掠后到酒馆喝上一杯是不可避免的事,尽管他们也许每天晚上都会来上一杯给自己犒劳一下,但成功的喜悦冲刷着大脑,他们不得不遵循自己第一想法去办事,也就是俗称的头脑发热.不过比较委婉的表达了出来.
离港口不远的地方升起了篝火,从西印度群岛慢慢悠悠吹来的风刮着,它扬起搭在木杆上的帆布,它挑起火焰的高昂.火星在黑夜里显得十分明亮,哪怕是天上高挂着的月亮也不可比拟,因为这洁白的小可怜无权参与陆地上的事.

爱德华今晚出奇的安静,他没有举着自己的杯子跑到女人堆里,也没有醉醺醺的搂着本杰明或者萨奇洋洋洒洒的说着共和梦.他只是静静的靠着酒馆边缘围起来的木头,这只雄鹰安静下来了.就好像你能从他哪儿得到一个甜蜜的,不掺杂任何瑕疵的吻,即使他真的会给你,那也是建立在主动权在他的手上的时候.

不似白天那样,爱德华现在往嘴巴里喝下去的酒只有整个杯子里的万分之一那么多,要知道,在今天早上,换个词,今天一上午,这位金色的船长趴在一张木桌上,手里攥着一只酒瓶,怀里也抱着一只酒瓶,再看他脚下,数不胜数的瓶子咣咣挡挡装在一起,奏起的乐章也没那么美妙,浓重的酒味像个偏执狂一样紧抓住他不放,他甚至连抬手写封信的力气也没有了.大概是爱德华自己也认识到了这点,出乎所有人意料的,他向安妮伯尼只要了一杯麦酒.

深蓝色的海洋充斥着他的眼球,不时飞来的海鸟的叫声混着不远处水手们的呼喊声一起被刮起的浪花吞噬在肚里,好吧,也许海面现在平静的很,但是要知道,当你聚精会神的思考时,放空时,什么声音都别想钻进你的耳朵里,更何况是爱德华肯威.他是个海盗,一个能在暴风雨和闪电同时重击海面时,仍然能睡的安稳的人.他闭上了眼睛.企图在黑暗当中把唯一的一点光芒从布满灰尘的角落里揪出来.

从黑暗里伸出了一只手臂握住了爱德华拿着酒杯的手腕,当他正想弹出另一只手里的袖剑,或者胸前挂着的燧发枪给这个不挑好时间的笨小子来一颗坏果子吃的时候,那手的主人先一步发话了.

“跟我来.”

噢,这是詹——呃不,玛丽里德的声音.他们来到了老艾弗酒馆的后面,借着一点亮光爱德华认清的这个女扮男装家伙现在的穿着,她把头发散了下来,而衣服仍然没变,但胸口的那块碍事的布往下了,至少能看出来这是个女人.玛丽里德松开了握住对方的手,她撩了一下头发,身上的酒味也随之跟着一块跑到了空气中.爱德华对于酒精十分敏感,特别是在他连续浑浑噩噩喝了好几个明媚的上午后.这感觉更强烈了.

他发现她喝醉了.不仅仅是味道,还有搁在地上的空酒瓶.他不知道今天她为什么这么放纵自己,随意的朝侍女要了这么多酒.并且喝的一滴不剩——他用脚踢翻了它们,这些可怜的瓶子里没有流出来一点液体.

他们一起坐在地上,玛丽则把她的脑袋放在爱德华的肩膀上,但她那一只靠着爱德华身体的手,像搂好哥们一样搭在他另一个肩头.谁都没打破这份宁静,但总要有一只出头鸟的.爱德华先开口了,他没法忍受缄默.

“..嘿.詹姆斯,你找我有什么事?你今天怎么喝了这么多?”像对别的船一样,爱德华抛出来的问题如火药桶一样一个接着一个.她大概是在思考,过来一会儿才缓缓冒出来几个单词组成的句子.她问“爱德华...你对我们的信条有什么看法?”

“想我愿意想的,做我乐意——”*

“——够了,爱德华,我告诉过你,你这根本是鹦鹉学舌!*我不相信你在经历了这些,对于万事皆虚万事皆允这两句话还没有一点,哪怕是有一点点改变你的看法..”玛丽以低沉的声音怒吼着,她也知道这些话不该被别人听了去,但她仍忍不住心中的愤怒的火焰燃烧.

爱德华完全被这一举动惊讶到了,就算是先前她拿刀子抵着自己小兄弟的时候自己也没这么惊讶过.他在思考.自己本一开始便是为了金钱,为了自己目的.站在刺客们的阵营只是因为他与圣殿骑士有冲突,敌人的敌人就是我的朋友.但是——如果抛开这一切呢,不计较圣殿骑士在布里斯托尔放的那把火,不去想那蕴含着无线财富的观测所.只是看待这句话,这种思想——那沾满细碎胡子的下巴,当爱德华准备将自己所思的想法一股脑的告诉玛丽时,他被单方面强制性阻断了.

因为一个吻.玛丽里德亲了他,一个平日里在平常不过的亲吻.爱德华能感觉到嘴里窜出来了一股酒精味儿,嘴唇上覆盖着的不是娼妓柔软的唇瓣,而是一个,一个常年在海上飘荡的女刺客的吻.哈,你要知道,玫瑰总是带刺的.

——她把脸颊两边的棉花去掉了吗.爱德华想.*

*源自小说.原话为:我喜欢——听起来不错.想我愿意想的,做我乐意做的......
*源自小说.原话为:你只是在鹦鹉学舌,爱德华,你并不明白话里的含意.
*为了让自己看起来更像男人,玛丽里德会往腮帮子那边塞点棉花,显得胖.

评论(4)
热度(20)

2017-06-29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