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半吊子吃紙. —

Dress,Believe And Gun.[Ezio/Edward]

現代AU.
配對:傭兵|艾吉奧奧迪托雷/紈绔子弟|愛德華肯威.
概梗:愛德華在一場舞會上碰倒一位短髮的女士,她的氣質和神情樣貌都打動了他,即使這位女士的身高或許過為高大,但他並不在乎這點.直到他們準備在廁所隔間的木板上來一發.

就是女装大佬青年E和浑浑噩噩的老家伙爱德华的小片段.


精美的甜点和优雅的女士,总的比不上服务生端盘里美酒.爱德华站在大厅的一角,手里拿着的高脚杯早已空空如也,只还剩下插着竹签的橄榄孤零零的在杯底待着.

我讨厌橄榄.


他小声的嘟囔了一句,离开他原先站着的地方准备朝大厅中央走去.不仅仅是因为手里唯一的陪伴已经消失殆尽了,他在众多穿着单调黑西装和淑女们随着音乐和灯光起舞当中,看到了一位落单的女士.


她手里握着一杯似乎是别人硬塞给她的酒杯,因为她看起来神情慌张到一时不知道应该怎么解决这杯罪恶的玩意.她的头发非常短,相比较在场的其他优雅美丽的女士们来说.就像染了发的黛茜费.*


好比是误入陷阱的麋鹿那样,她表现出的紧张和慌乱如珠宝和称赞那样为她的样貌锦上添花,没人会留这样一个美女独自在舞会上.


“女士,愿意同我跳支舞吗.”
他并非是在邀请,对于他来说请字根本没有任何意义.因为没人会拒绝,也没人想拒绝.


“...当然,先生.”
她的声音似乎有些发抖,但仍勉勉强强的吐露出几个回答的单词.爱德华拉过对方的双手,将那杯一口还没喝的酒一饮而尽.


似乎她生的有些过于高大..


当对方的手搭上他的肩和腰时,爱德华突然发现了这点.但这并没有什么大碍,身高的差距并不明显,对于舞步来说,只要踩好拍子和自己的舞伴相互配合,就算是侏儒和泰山也能跳出一场好的舞蹈.当然,这没人是侏儒,也没人是泰山.


“你觉得这场舞会办的如何?”
爱德华挑起了话题的开头,他擅长这个事情.


“..很好,人们都很热情.俊美,优雅,豪华.这是对在场的人和物的评价.但我没那么多形容词再来描绘什么了,尽管这很美.是各种人都梦寐以求来到为之攀爬富商们的脚步,但是不.那太高了,一不留神就会摔落到谷底.这不值得任何人去.您知道的,面对一些美的惊心的事或人,总有一块石头堵在心里,什么词句也想不起来了.”


她说的兴起,脸上的表情也在跟着声调的高低随之变化着,她的眉眼和双唇如同雅典娜复活了那般.神采飞舞.对于任何人来说社交都是有意义的,因为没人知道会遇到点什么人,有好的,也有坏的.有满腹人生道理被现实打击到支离破碎的人,也有步入伊甸园满心幻想未来的人.不可否认任何人都有他自身的好与坏,人都是如此,爱德华也一样.


“那你呢,你到此的来参加舞会的目的是什么.如果对此已经看的彻底明白,你大可拒绝这次邀请待在家里思考人类存亡和活着的意义.没那个必要来这个乌烟瘴气的地方.”


爱德华盯着那双眼睛,似乎要从中看的她的为人,她的过去,她的人生和她对世界的态度.但他什么也没看到,只是如同一潭死水那样.但又好像黑洞那般,慢慢的,一点点把他从现实脱离出去.似乎是酒,是各种酒的交融,是苦艾,葡萄酒,白兰地的互相结合.那才是真正的脱离现实.


“我?

她刻意停顿了一下,但眼睛里的精神又似乎在灯光的照射里回来了.里面藏了星星.
“我为了你而来.”


她倾身吻了爱德华的双唇,不带一点情愫的亲近.只是表达上句话的目的.那满含了什么,什么也没有.只是一个空荡荡的,白的像纸一样的吻.但暴雨会不期而至.


爱德华在各种爱与性事直接总是处于上风,即使遇到过主动的女士也不会像现在这样被亲的一时迷惘发愣.他吻了回去,同他眼睛里所含的狂风与暴雨,一并夹杂着他本身便具有的性情,混和着吻送给她.


情欲的氛围一时炸开在他们两人之间,好像其他人不存在一样,舞会上发生接吻的场面并不少见,但为了接下来也许会发生的什么事情,爱德华还是带了这位女士穿过略微有些拥挤的人群,按照自己以前来过这里的记忆中卫生间的位置,抄近道尽可能的在两个人之间性欲的因子还未被时间消耗殆尽时在它再次重燃.


“你是个有趣的女士,这点我承认.”爱德华把她压在厕所隔间的木板上,擒住她的双手压过头顶,亲吻着衣领口暴露的一小片肩胛骨的肌肤.用膝盖分开她的双腿抵住对方的胯下,但与往常不同的是,并没有想象中微柔软的触感,而是似乎有什么东西挡在那一样.


“——但你会发现我会是个更有趣先生.”


从他头顶传来的声音,不同于在大厅时的轻柔似女孩那样,这是个真正的男人的声音.和他一样,有个比较长一点的生殖器官的男性.


“我确实是为你而来.”
“艾吉奥奥迪托雷,为杀你而来.”
他从先前的位居下风一把从精神上把爱德华拉下神坛,身份几乎是一瞬间就被翻转.两个人的力量还算是旗鼓相当的,但如果有一方走神了,那么谁赢谁输就是一个未知数.
好比天旋地转那般,原本是爱德华将对方压制在木板上,现在便是他被压在上面了,现在可是骑虎难下了噢.


“Ah,carp.”
—END—

注*:了不起的盖茨比里面的金发美女.

评论(1)
热度(13)

2017-09-02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