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半吊子吃紙. —

DANCE.[batjokes.]


配对:Batman/JOKER
概梗:当蝙蝠侠腿部中了一枪,和小丑在所有人面前跳舞的时候,他在想什么.
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他们在跳舞.


伴着爵士乐的拍子脚步在地上滑动,手放在对方肩膀和腰间,然跳的却是没人看的懂的步伐.因为没人肯愿意让步跳女步.皮靴和鞋子间的配合就像是合作了十年那样默契,染着紫色的西服尾同动作一起扬起.他看着那双眼——似乎包含了一切对于自己的狠与不知从何而来的不解,他看着那双眼睛,那双属于小丑的眼睛.但那依旧是风平浪静的海面,他的瞳孔似乎不会因为心情的变化或精神而改变,总是那样的,如同死水.却又是一块宝石,一块精美的祖母绿宝石,但这种形容放在他的身上总是似乎感觉缺少点什么.他们都是疯子,一样的疯子,是的,两个面对压力和重难压迫被拖入地狱不见底的黑暗深渊之后的人,一并选择了极端.一个将那种疯狂掩盖于面具下,一个则不顾一切般的暴露在外.


这或就是他们的不同之处.一样的疯狂,不同的风格.


舞会上总不止只有一对随乐而舞的伴侣,至于其他人呢.他们在看.看着犯罪王子和黑暗骑士跳舞.不仅是惊讶,眼里透露出的神情是极度害怕和不解同不知名的羞耻一并混合在睁圆的双眼当中.是的,他们才不想因为一场舞会就此丢掉性命.但是没人敢动.事情在一开始并没有像现在这样处于僵局,华丽的吊灯同其他零零碎碎的发光物照亮整个舞厅,属于布鲁斯韦恩所开的舞会.他包下了整栋房子.


但是呢,故事总有突兀的转折和费神的迷题.枪声在大厅里的声音让所有人一瞬间都安静了下来.玻璃门上碎了一个弹孔,紧接着而来的是枪林弹雨.那些没躲过去的或者慌乱着妄图逃跑的,最后恐惧的神情凝固在脸上便是他们能做的最后一个表情了.


小丑来了.


他和他的小丑帮.他就像是走红地毯那样皮鞋后跟撵着碎了一地的玻璃走着跳着进了舞厅.他开始发笑,没人知道为什么.他既没有先讲一个惯例的开场白笑话,这地方也没什么笑点能够让人发笑的.噢,这刚死了人,不止一个人.死亡,小丑,小丑他疯了,而死亡让他发笑.但他在笑什么,人的平庸还是笨拙的逃避方法.不,都不是.只是死亡,仅仅死这个单词就让他发出H打头的声音.


噢天哪快看,是小丑来了|他尖着嗓子模仿着怀春少女见到偶像时候的那种声音.手捂着嘴巴,睁大眼睛.但是没人回答他.于是小丑夺过旁边拿着手枪的家伙一枪崩了他,巨大枪响声再一次让那些承受不住恐惧的人发出尖叫.


“为什么——没人——欢迎——我呢!!!”他手舞足蹈着,朝着各种方向乱开枪.“这一点也不好玩,什么都不好玩|是的是的是的——假使你们有人在叫一声,那么我就送他,呃,或者她,一个巨大的惊喜!!!”


“这样好吗——”他尾音拉长,身子朝后有些倾斜歪着头向后看去,他说.“BATSY!”


然哥谭的黑暗骑士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站在了舞厅门口,脸隐藏在面具之下看不到他的表情,那唯一可窥视的窗口露着下巴,他对小丑说.“你的目标还是我.”他拿出了一张紫色的卡片,上面写用红色水笔写着,一串数字.那是舞厅的坐标.“你想做什么,小丑.”他的声音低沉的简直不像话.踏着小丑进来时的路线,他慢慢走进大厅.


“我?噢你是在询问我!天哪,这可得让我好好想想!”小丑的笑脸咧的更开了.“我呢,我想和你跳一支舞!没错是的,就是那种两个人在该死的音乐里装作深情的样子摇摆!你明白我的意思.”


“这不可能.”拒绝的干脆利落,他以左脚为支撑点迈开腿似离弦的箭那般朝小丑跑过去,对于他的最简单方法是武力解决.“不不,这不行,你不能毁了这.坏孩子,你是要被敲脑袋的!现在不是万圣节,没法玩trick or treak的把戏!”小丑尖叫着,在他被蝙蝠侠揪着领子举起来的时候,用手里拿着的手枪朝蝙蝠侠的小腿打了一枪.子弹镶在肉里.他因疼痛而松开手让小丑顺势掉了下去,一屁股墩在地上.他喊着“噢吉里!快哪,把他的双手绑上,我的小蝙蝠示弱啦!”


于是才会发生先前那幕.


蝙蝠侠腿上的伤血液不断流出,而他和小丑的动作导致了伤口流血速度的加快.形式对他十分不利,他双手被绑在背后,而小丑的手一只搭在他的肩上一只放在他的腰间.任何音乐他都听不进去,以至于他开始观察面前的家伙.仔细看着他惨白可怜的脸皮,嘴角外翻露出来里面的牙龈,还有他的眼,他的头发,他的领口和那朵硫酸花.


是的,事情总是会有转机的.而转机时刻的到来就是生死一线之际.


终有人受不了,压抑的气氛和挠人的乐曲,没人想看两个疯子摇晃着说是在跳所谓的舞蹈.一名男士突然大声叫了出来,随之而来的是其他人的一个个爆发,小丑转过神来准备教训那群不听话的人质们,而蝙蝠侠侧把握好这一机会.


他曲身蹲下扫腿将小丑绊倒在地,用力挣脱麻绳的捆绑,拎着他的领子将他猛的摁在墙上,抬拳揍在他惨白的笑脸上,小丑现在觉得嘴巴里混着血和口水和几颗牙齿,简直比被蝙蝠镖插眼还难受的多.他又咧开了嘴巴,轻轻的笑了几声.他知道这场决斗还是他赢了,因为总有些人或者事是他的小蝙蝠挽救不回来的,比如一开始死的那些人,或者是现在正在面对死亡的那些人.唯一可惜是的,他和蝙蝠还没完成的那支舞.他在轻声念叨着什么,抬手示意让蝙蝠侠靠近自己.


“Never,Never,Never on Sunday*,batsy.”


然后他给了他一个吻.一个带着血和胜利的吻.


—END—

注*:出自同名歌曲,歌词大意是,你可以在周一二三四五六亲我,但是不能再周日亲我,下面为了对应歌词所以小丑亲了他.

评论
热度(7)

2017-09-15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