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半吊子吃紙. —

吻。


肯威夫妇。
卡洛琳斯科特和爱德华肯威。




他还是没能忍住再去那个地方喝的酩酊大醉,依旧是那一身旧装扮,只是眼中不再有像从前那样闪着年轻人该有的狂傲,多了几丝不服输却心藏内疚的情感。他掩藏的很好,而周围的酒客还是那样开着他的玩笑,



“瞧,那是爱德华肯威,那个养不起自己老婆的软蛋。”


酒客们饮下一大杯麦酒,让酒精麻痹头脑和神经,以至做到忘却肩上背负的一切责任和家庭重担。


他举起杯子大口大口往嘴里灌着麦酒,丝毫不在意没入口的那几滴酒水滑过他的脖子顺着喉结的形状打湿那条项链,水珠沿着那凸起的形状——动脉,随着吞咽的动作偷跑到圆润的珠子的表面,隐藏在绳子中更为细小的丝中。他的皮肤呈微微的褐色,他不是养尊处优的少爷,他是个牧羊人,他没必要去为自己的皮肤保养的十分周到。


卡洛琳已经是他的妻子了。


爱德华有他自己的打算和想法,他从没想过去遵循父亲的意愿。傲慢,自大的性格终不会让他在这片地方获得任何一点成就,爱德华渴望的是汪洋大海的风与浪,是口袋里装不下的金币,是体面的生活和干净的食物。


当爱德华准备回家时他已经喝的烂醉如泥,双腿有些发软只得扶住桌沿以最后一丝力量勉强站起来迈开步子,他几乎是一路跌跌撞撞的到家,在看到眼熟的屋子时爱德华支撑不住疲惫的身子猛的摔在门框上,头骨与木头的撞击让他有些发昏,爱德华尽力睁开眼睛想要看清楚自己是不是走对了地方。


“噢,噢天哪——爱德华。”
“把手给我,我扶你进屋。”


熟悉的声音。卡洛琳皱着眉头满脸担心的把自己丈夫从门口扶到床上,用冰凉的湿毛巾擦拭他粗糙的脸颊。爱德华有些清醒过来了——不仅是冰凉毛巾的触感,还有在脑里盘旋不走的——你是个男人,有了家庭的男人。不是窝囊废。

“......卡洛琳。”
“你会相信我的,不是吗?”


他像溺水的孩子般抓住救命稻草。他希望从自己最爱的人口中听见认同的话,即使别人不相信他能成功,只要卡洛琳对他抱有信心。


“你相信我,对吗?”
爱德华再一次开口问到,渴望在她的那双有些黯淡的眼睛中再次亮起对于自己的希望,他不是在请求卡洛琳认同他,他是在告诉卡洛琳自己的想法和梦想,不论她是否同意,爱德华都会离开家乡去为了人生——在海上闯出一片属于自己的旗帜。



她微扭过头来不正面看着他的脸,像是刻意回避问题一样,但还是轻轻的摇了摇头。表明自己的意思。



“你听我说,爱德华——”在她刚喊过爱德华名字的下一秒,还未来得及再蹦出下一个字母,爱德华便打断了她的话语。


“我会成为优秀的人物。我会让看不起的我人后悔,你知道那个老守财奴看错我了。你知道我会成功的。”
“卡洛琳,我会拥有属于自己的船只,服从我的水手,我会有大把大把的金币,我会让你吃上干净的食物,我会让你过上你原本该有的生活——甚至比原有的还要好。”


在他潇潇洒洒说完自己想象中的未来后,卡洛琳吻上了他的双唇,堵上了那个沉浸在想象中男人的唇。爱德华未曾想到她会有如此举动,至于他自己能够想到的理由只有卡洛琳深爱着他这一说法。爱德华在这种情况下做的只有回应她,回应这个突如其来的吻。他单手扶住卡洛琳的后脑勺,从床上直起身子以身高的优势加深了这个亲吻。


唇齿相交。



“i love you...”
“....Caroline.”

评论(3)
热度(16)

2017-01-07

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