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半吊子吃紙. —

睡前小故事.

爱德华,海瑟姆.
睡前小故事.
所有事情都是我瞎编的.



“您能给我讲个故事吗?父亲?”在得到了母亲的晚安吻后,海瑟姆穿着自己的奶白色睡衣站在阁楼的拐角处,他紧紧攥着爱德华的袖子。一边以央求的口吻来说,一边摇晃着对方的胳膊。就像院里那棵樱桃树结了果子,他总会去调皮的晃那么一两下。



爱德华低头看着自己亲爱的儿子,用自己粗糙的手掌托起他属于孩子的柔软小手。就那么平躺在手心,爱德华感到那触感就像是面团似得。他用极度温柔的语气回答了儿子的问题.“当然可以,海瑟姆。但是你要答应我,听完这个故事,就得乖乖回床上睡觉,明白吗?”


海瑟姆仰着自己稚嫩的脸,表情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从期待变成了高兴的模样。他咧着嘴吧嘻嘻的笑着,一面对爱德华保证,并迈着自己的小短腿踏在楼梯上。


“嗒嗒塔。”


他们一起来到距离房顶最近的屋子,海瑟姆打开了窗户一股凉气猛的钻进他的衣襟,让他打了个寒颤。哆哆嗦嗦的转过身来对着门口准备扑进父亲的怀里,至少那里是暖和的。爱德华刚走进房间就被海瑟姆扑的措手不及,他握住儿子两只细小的胳膊上下搓了搓,又架起对方双臂完全的抱在自己怀里。


爱德华说“准备好了吗,小家伙。我们要上去了。勇敢点,不过是冷风罢了。”海瑟姆轻轻的在父亲胸口前点了点头并换了一种姿势抱住爱德华——趴在父亲的背上。


不过是十几年光阴,这位刺客的身手丝毫未减,凭着年轻时留下的肌肉记忆,爱德华背着背上的海瑟姆爬到了屋顶。



父子两人坐在房瓦上,爱德华坐在瓦片上,海瑟姆坐在爱德华怀里。他抬着小脑袋看着父亲的面容,岁月过于深爱这位金色的刺客,在他的脸上留下的不仅一道吻痕。他的脸邹巴巴的,还有毛糙的碎胡渣在下巴粘着,海瑟姆不仅一次幻想过父亲没有胡子的样子,可他也只能想想了。


海瑟姆说.“父亲,请您讲吧。等我听完了故事,我会听您的话乖乖的去睡觉。
肯威绝不食言。”



爱德华轻笑了两声,说.“好。”
“在很久以前,有一位E先生,他没有金钱,没有名声,只是一个碌碌无为的牧羊者。有一天,他突然爆发了,因为他找到了自己深爱的人。C小姐。他就想呀想,想呀想。终于有一天他想到了,E先生要去当一名海盗。他抛弃了自己的家人,抛弃了自己心爱的女人,跑到了大海上来,为了追求E先生一直所渴望的金钱,名声。”

“然后呢?父亲,他成功了吗?E先生成功了吗?”

“当然成功了,我亲爱的孩子。E先生在自己的努力下,成功了。他赚到了富可敌国的财富,但是他所敬慕的人,他的朋友,他的亲人,甚至是他的妻子C女士都离他而去了。只留下他一个人。
E先生坐在港口,望着来来往往的人群的不时传来的号子声,他开始思考,人是为了什么而活呢?E先生迷茫了,因为他不知道,不知道自己该为了什么活下去。但是他听得了一个消息,在E先生和C女士相处的日子里,他们有了爱情的结晶。
在得到消息的那一刻,E先生知道了,自己该为了什么活着。”


“海瑟姆,永远不要只顾着未来的形形色色,眼前该顾及到的事情也必须完全注意。当眼前的事没有做好就妄想之后的结果收获,那你就永远得不到你想要的未来。”


“那您呢,您会永远陪着我吗?父亲?我的未来当中想要有您的存在.....”海瑟姆迷迷糊糊的问着.
“我会的,海瑟姆.就像你说的,肯威绝不食言。”

肯威绝不食言.

评论(3)
热度(33)